当前位置:主页 > 杏悦2新闻 >

左手系流年,右手执铅华

  
岁月无痕,风起寒夜,凄清冷寂。伫立门前,观夜色阑珊,几多望月徒叹,几多伤春悲秋。回首往事,黯然凄泪落,挽一研,晕开记忆。那些过往再渡幕幕浮现,炎夏的温柔在凛冽的秋风吹得瑟瑟发抖,又有几多忧愁让寒月凄乱眼眸,决堤了泪水。
 
       浮华清梦,多少思念夜半华伤。一次次幻想,演绎不堪,是往事太刻骨,是我太柔弱,还是这样的结局最适合我,成就我的伤感,在梦里独自对白。
 
       梦里的快乐,梦里的哀愁,梦里的自由,仅萦绕心底的思念。而我也曾幻想化蝶梁祝在梦中缠绵,轻展着羽翼,一路翻飞着成为一片醒目的风景,在风中的花丛倾诉我对你的致死不渝。而梦又是不现实,演绎总隔着城墙,像是海外的彼岸花,近在眼前却有一条永远也淌不过去的河。
 
       蓦然一回首,惶恐的发现:灯火星星,人声杳杳,歌不尽满心忧伤。如花美眷,似如流年,我以无法拾取青春雕落的那片落叶。都说时光可以抹去一切,为何却无法抹去那一道曾经悲喜交集的泪痕。
 
       曾经写过太多的伤感,也换来了别人的感动。记得老姐总是劝阻我远离那些悲伤,而我每次都沉默,在心里回答了我所要的并非名面上纯粹的悲伤,我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记录,证明心中的真实。
 
       我不会的释怀,不像他们那样才华横益,写不出唯美的文章,来来回回摆弄的也就几个词藻,又有一种初学者的谈吐不清而词穷。可我还是喜欢记录。以一种思念汇聚成的印记,谱写无法磨灭的华章。
 
       至今正双十,无法从那些悠悠往事里挑出爱情的记忆 。那像是一株曼珠沙华,无尽轮回的等待、守护。开花于冥府三涂河,在不见星月的地府下枯萎。心就像那种待到荼靡花开时,回首不见彼岸花的凄凉。
 
       或许我所拥有最甜的记忆,就是香草巧克力的味道,那是初恋般的感觉,用棒棒糖甜蜜裹着青涩,无论何时回想都不由自主的舔舔嘴唇,浅浅的回味当初你的残香。
 
       前几天本想说放弃你,可当你在群里的一句呼唤,一转眼落入了回忆沉思,原来,你一直都是我最深的牵挂,最放不下的人,原来,想你也会成了一种逃避。
 
       记忆依稀,星鳞散落一地碎片,无法拼凑出相遇的场景,薄纱烟絮,幻化你的笑容,伸手,抓住一片空气和失落的心情。
 
       看,我为你浮华填尽满伤华词;看,我正筹备弃南之路;满伤华词为你描尽那一抹深情,弃南寻北,只为苍老那颗更坚定的心。
 
       暖春的孤单正等悲伤逆转流河。炎夏的忧郁还带有情愫眷恋。凉秋的凄美已将过往凄成记忆篇张。寒冬的落寞痴情陷入情城千年的围困。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